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okx

元宇宙社交来袭,微信一点不慌?

元宇宙社交来袭,微信一点不慌?  第1张

作者:天宇

编辑:坚果

腾讯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社交行业的风吹草动。而之所以腾讯迟迟未推出现象级的作品,或许主要是因为其看到了目前元宇宙尚属“科幻概念”,距离终端成熟需要一段时间。

很多人刚要尝鲜,却发现现象级元宇宙社交App“啫喱”早已下架。

2022年2月11日,上线仅20余天的社交App“啫喱”成功登顶App store免费榜榜首,并连续霸榜三天,成为自2019年的聊天宝以来,首位超越微信的社交软件。

元宇宙社交来袭,微信一点不慌?  第2张

但是登顶之后,啫喱却“急流勇退”,主动下架App,并暂停新用户进入。据官方介绍,之所以这么做,主要目的是为了“专注于提升现有用户体验。”

啫喱的命运还不得而知,但是其昭示了趋势却是显而易见的——随着元宇宙风口愈演愈烈,互联网社交赛道或将出现新的赛点,而曾经的老大哥“微信”也将开始腹背受敌。

元宇宙风潮

事实上,不止啫喱,自Facebook于2021年10月改名,掀起元宇宙的风潮以来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开始入局社交赛道。

比如,2021年11月18日,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发布公开信,宣布推出元宇宙虚拟社区虹宇宙,产品推出两周,预约测试人数就突破了13万人;

2021年12月21日,百度宣布推出元宇宙社交App希壤,并表示2021年度百度Create大会,将在希壤中举办;

元宇宙社交来袭,微信一点不慌?  第3张

2022年1月27日,Tech 星球报道,字节跳动正计划推出元宇宙社交App派对岛,在派对岛中,用户可以以虚拟形象和朋友一起闲逛、聊天互动乃至参与线上活动。

一方面,元宇宙社交产品迎合了风口,另一方面,用户也勇于对元宇宙社交产品尝鲜,资本市场也开始对元宇宙社交产品报以浓厚的兴趣。

财联社报道,发布虹宇宙后,天下秀的市值在两日内暴涨了48亿元,并创下17天七涨停的纪录。

不止新兴产品,“老牌”社交产品借元宇宙概念,在资本市场引发的反响也让人颇感意外。

比较有代表性的便是Soul,虽然是陌生人社交赛道不可忽视的一极,但是Soul的财务表现并不乐观。根据其招股书显示,2020年,Soul营收为4.98亿元,净亏损达4.88亿元,截止2021年3月31日,其营收为2.88亿元,净亏损达3.83亿元。

按照这个财务数据,登陆资本市场后,Soul很可能破发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此前一直主打陌生人社交的Soul,在2021年初首次提出了“社交元宇宙”的概念,并对外表示“要给Z世代提供以灵魂为链接的社交元宇宙”。

随后,Soul开始谋求登陆资本市场。《招股书》显示,Soul计划于2021年6月24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融资金额将超2亿美元。AI财经社透露,或许是因为搭上了元宇宙的快车,在IPO暂停前,Soul“已经募资超过30亿美元。”

令人垂涎的社交蛋糕

资本市场追求“新故事”,因而给元宇宙社交产品高估值不难理解,但问题是,为何互联网厂商们不约而同地用“社交”这个旧瓶,来讲这个元宇宙的“新故事”呢?

这就要说到社交蕴含的无穷生命力了。

以牢牢掌控国民社交命脉的微信为例,其2021年初的月活已突破12亿,这一数字几乎可以和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总流量划等号。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9月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规模也不过为11.67亿左右。

元宇宙社交来袭,微信一点不慌?  第4张

有了充沛的流量,即使微信的广告业务相当克制,腾讯依然可以通过将微信的海量流量导流给自家电商、游戏、娱乐等产业,提升流量的利用率。

以京东为例,2014年拿到腾讯的投资后,京东就获得了微信为期五年的排他性一级电商入口。2019年初的京东财报电话会上,京东CFO黄宣德就坦言:“微信仍然是京东非常重要的获客渠道,超过四分之一的新用户来自微信。”

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也显示,2021年10月,京东商城15%、京喜93%的用户,都来自于微信小程序的引流。

另一方面,随着移动互联网步入成年期,整个行业也面临流量枯竭的问题。以为了元宇宙改名为“Meta”的Facebook为例,2021年Q4财报显示,其全球日活从上个季度的19.3亿下跌到19.29亿。

无独有偶,此前善于通过“流水线”打造App,以满足增量流量需求的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,也开始原地踏步。

晚点LatePost发布的消息显示 ,2021年初,抖音整体DAU约6亿左右,与2020年秋公布的数据相差无几;极光大数据显示,2021年3月,西瓜视频日活仅为3400万,相较于一年前的4300万,下跌了近1000万。

虽然此前,不时有平台在寻求增量流量无果的背景下,冲入腾讯的社交阵地,但空有一身胆量,没有“天时地利”,大部分社交产品都折戟沉沙。而站在2022年初这个时间节点来看,大部分互联网平台在马桶、聊天宝等前车之鉴下,敢于再次入局社交领域,也主要是因为看到了新的赛点。

回溯互联网的历史,几乎每次大的平台变革,都会引发一轮的社交阵地的迁移。比如,PC互联网兴起后,电话用户转移至QQ;移动互联网兴起后,QQ用户又迁移到了微信。

这主要是因为,新的平台会拥有新的产品特性,此前的社交产品,很难通过“修修补补”适应新的特性。以微信为例,其之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脱颖而出,主要就是因为相较于QQ,前者与智能手机高度契合,针对性地取消在线、加入对讲机等功能,因而可以博得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喜爱。

腾讯也在布局元宇宙

虽然目前的互联网社交赛道,已经形成了对微信的围追堵截之势,但是微信似乎并没有过分的焦虑。

这一点,在微信的用户数上可见一斑。2021年Q3财报显示,微信及WeChat月活12.6亿,同比增长4.1%。反观QQ智能终端月活仅为5.74 亿,同比下跌7.1%。

而结合2022年初举办的2022微信公开课PRO来看,微信也并未因啫喱、希壤德国元宇宙产品的出现而有战略上的调整,依然我行我素地推进此前发布的小程序、视频号、微信企业版等功能。

之所以微信巍然不动,并不能说明元宇宙不能引发社交阵地的迁移,相反,这或许主要是因为目前的元宇宙社交产品并没有达到最理想的状态。

纵观上文提到的啫喱、希壤等元宇宙社交产品可以发现,这些产品并不是“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”,而是仅仅在智能手机上打造的个性化3D向社交产品。

换而言之,目前的元宇宙社交App其实和此前的脸萌、QQ秀等智能手机上的个性社交产品并没有本质的区别,不能带来革命性的差异化体验。

这就像在PC互联网时代,有一波人看到了智能手机时代可能带来的增量应用,希望打造一款打车软件,但是由于PC没有智能手机陀螺仪、定位等功能,因而最多只能在地图网页中加入“留车主、乘客手机手机号再定向匹配”的功能,对于用户来说,这一功能虽然新奇,但并没有引发质的变化。

另一方面,虽然众多社交产品“围攻光明顶”,但是作为从PC安然转型到智能手机的社交霸主,腾讯自然不会如“骄傲的将军”般放弃任何可见的社交机会。

其实早在2017年,腾讯就开始悄然布局元宇宙。比如2017年末,腾讯以20亿美元的代价,拿到了Snapchat 12%的股份。据悉,Snapchat基于社交打造AR滤镜、Bitmoji虚拟形象等产品,与元宇宙的理念一脉相承。

2022年初,QQ发布8.8.55版,Apple Store显示,该版本QQ的体积接近1GB。有网友分析新版QQ安装包,发现其内部集成了虚幻4引擎。结合内测信息来看,虚幻4很可能是为“超级QQ秀”,因为超级QQ秀不仅支持3D版的换装与捏脸,还加入了类似啫喱的“功能”。

元宇宙社交来袭,微信一点不慌?  第5张

除了原本的社交平台,腾讯还发挥自家“大文娱”的优势,让元宇宙和音乐、视频等产业结合。2021年12月31日,腾讯音乐TME就结合元宇宙趋势,打造了首个虚拟音乐嘉年华TMELAND,在TMELAND中,用户不仅可以创建专属的虚拟形象,还可以进入虚拟直播间,与音乐人互动。

更有甚者,腾讯还入局了多年未再经营的硬件市场。2022年1月10日,36氪对外表示,腾讯正计划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。收购完成后,“黑鲨科技未来的业务重点将从游戏手机,整体转向VR设备——由腾讯提供内容,黑鲨提供VR硬件入口”。

因此,结合整体的战略来看,腾讯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社交行业的风吹草动。而之所以腾讯迟迟未推出现象级的作品,或许主要是因为其看到了目前元宇宙尚属“科幻概念”,距离终端成熟需要一段时间。

考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腾讯曾让QQ给微信输血,一旦元宇宙成熟的社交产品有大规模落地的可能,第一个着急的,很可能就是微信。

0

发表评论